【建文二,朱棣率领燕军与南军交战,连战连捷,不仅将李景隆打的落荒逃,南军将瞿更是战死场。】

    【四月始的一个,李景隆一败再败,将六十万军损失殆尽。】

    【朱允炆果断旨,裁撤了李景隆将军的职务,并且采纳黄谋,遣使与朱棣议,施缓兵计。】

    【虽在朝廷军损失惨重,百万军毁一旦,是朝廷底厚,再给朱允炆间,他必五十万军与朱棣决战。】

    【朱允炆失败很次,是朱棣却有一次机他果断拒绝了朱允炆的求。】

    【此的朱棣正在围攻济南城,济南的军位极其重,若是取静安,进江淮区。】

    【江淮区属朱允炆的腹,守江必守淮,朱允炆确保江山永固,丢失江淮区。】

    【朱棣果拿济南,朱允炆造的威胁,将兵锋抵在朱允炆的腹。】

    【除此外,济南城是北平的屏障,若是占据此将南军牢牢的挡在黄河南。】

    【燕军刚刚打完胜仗,士气比高亢,济南城志在必。】

    【此,李景隆撤职,盛庸被封平燕将军,代替李景隆统兵。】

    【济南城,盛庸与右参政坚守城池,即便朱棣摄信入城招降,两人衷。】

    【朱棣见招降果,随即准备展济南城的攻打。】

    【五月十七,正值夏季降雨,朱棣随即始沿河筑河堤,准备水淹济南城。】

    【铁铉见状不妙,随即决定派人诈降,朱棣初有将铁铉放在演,轻易上。】

    【次,朱棣一马先,雄赳赳气昂昂往济南城。】

    【是,朱棣刚走到城门口,城门预设的铁板落是略快了了其乘马的头,将朱棣的坐骑场砸死。】

    【朱棣惊,急忙跑回本阵,这才识到被骗,怒即率军猛攻济南城。】

    【是济南城却并未朱棣守卫空虚,在铁弦的号召,济南城众志城,朱棣猛攻一月,竟登上济南城头。】

    【朱棣暴怒,命人将火炮抬到城火炮攻城,这新型火器济南城杀伤力太,城渐渐支撑不住。】

    【铁弦灵机一,随即命人将朱元璋的灵位摆在城头,到太祖高皇帝的神牌,朱棣气急败坏,却施。】

    【朱元璋幌造反的朱棣,朱元璋不敬。】

    【奈,朱棣继续强攻,强攻三月有余,济南城竟,依旧牢牢掌握在南军。】

    【一直到七月,平安进军河间,扰乱燕军粮。】

    【朱棣顿兵坚城,进一步,临平安的威胁,陷入两难境。】

    【八月十六,朱棣平衡利弊,选择撤兵回北平。盛庸、铁铉率军城追击,败燕军,收复德州重镇。】

    【九月初十,朱允炆升铁铉山东布政使,封盛庸历城侯,平燕将军,督陈晖、平安副职。】

    【南军重新进到德州、定州、沧州,朱棣归缩在北平,双方再次回到原点,继续来。】

    明,坤宁宫。

    “徐达,有,这老四艺不经!!的本,他才了不到一!!”

    朱元璋朱棣在济南城吃瘪,笑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这个混账刚打了个胜仗,忘形,嚣张跋扈,结果遇到一个的济南城,被碰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,咱们兄弟攻城拔寨,不知少城池,老四这,一碰到应茬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阿!!!”

    徐达见朱元璋调侃朱棣,身朱棣的岳丈,他一句公话。

    “上位,不是老四不,是他的太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真定城了,在长兴侯真定,连我握。”

    “济南城这位铁弦,是一个厉害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挽狂澜既倒,扶将倾,铁弦将一群溃兵迅速整合,并且在济南城,将这人拧一股绳,足明此人的本。”

    “南军本来是京营经锐,是李景隆个废...,才导致兵败山倒。”

    “今战,士气逐渐提升,朱棣攻破坚城,难。”

    朱棣见老岳父话,胆气顿壮了不少,登挺直腰杆

    “老爹,老丈人,铁弦有卑鄙耻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死了,他们不让他老人,应在城头将他的牌位给抬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太祖高皇帝的神牌,我早打进了济南城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,是我太孝顺了,我非铁弦卸八块。”

    “孝顺????!!”

    朱元璋听到朱棣不脸的夸,差点鼻气歪了,“老四,真是一点脸。”

    “分明是怕,轰了咱的牌位,全的人唾弃。”

    “咱的名义兵,若是连咱不放在演离死不远了!!”

    ——-求鲜花,求评价——-

    求求鲜花,评价,月票,打赏,各位哥们,求求数据。。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