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,明宫。

    唐太宗李世民皱眉的景象,复杂比。

    他登基,这有一太平,不是水灾是旱灾,旱灾刚经历蝗灾。

    不容易太平几降异象,难这是上他杀兄弑弟,逼父退位的警兆吗?

    “是不是朕思德有亏,上待我唐?”

    李世民位不正,是他在乎的却是唐的百姓,灾频繁,降异象,这不不让李世民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在位来,每勤勤恳恳,不曾有半点懈怠,若真是上有感,父皇降福祉。”

    长孙口,九皇李治却是先站来,差嘴

    “上的字间分析,这应该是盘点副业皇帝,父皇乃是唐圣君,必上榜。”

    李治刚刚完,一名容姣是急忙声附

    “皇殿有理,即便是皇上够上榜,肯定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不定,皇上因此长不老。”

    此正是李世民刚刚纳入宫的才人武媚娘。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,微微点头,却目光舅哥长孙忌,“忌,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盛世贤君。”

    长孙忌已经是两鬓斑白,是与李世民的关系深厚,乃是强外戚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这受许

    他这一,戎马涯,征战沙场,整个是他亲来的。

    是一个玄武门变,将彻底他人的污点,伴随他的一,甚至被写进史书他永远的钉在耻辱柱上。

    李世民上位了弥补的愧疚,了向父皇证明,才是合适的皇帝人选,兢兢业业,夜,不敢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虽在击败了东突厥,缔造了贞观盛世,被称汗,预警,他是难免阵阵涟漪。

    清。

    圆明园。

    雍正带几个儿谈论上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弘历,榜单?”

    身世的乾隆皇帝,今的皇弘历,的是仪表堂堂,在诸位皇宠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皇阿玛,儿臣,我清皇帝,除了太祖皇帝由比较困难,不已做了一副业,咱们的皇帝有做副业。”

    “,这榜单上,应该是有咱们清皇帝。”

    雍正捋了捋胡须,他却不这,他们清的皇帝是有一个奇葩,的皇帝不,跑五台山尚,尚难不是副业?

    不位是的爷爷,雍正

    “皇帝的职,是管理,让百姓够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有的喜应该重,不痴迷什副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皇帝是王爷,一定牢记朕的这句话,若是真有人皇帝,搞什副业,别怪皇阿玛,提们贬庶民,让的副业,不耽误了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阿玛。”

    雍正身清的主,虽奇榜单的奖励是什是他更在乎清的江山。

    在他演搞副业的皇帝,不是什皇帝!

    ...

    在另一个空的明,弘治间。

    朱佑樘正愤怒的不争气的儿,朱厚照。

    明朝少有的仁君,朱佑樘在内阁李东杨刘健有谢迁的辅助,将明朝治理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在他的夜的努力明朝止住了间的颓势,百姓安居乐业,始稳步提升,史称弘治兴。

    是朱佑樘虽是明君,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,是老婆太少了,或者太少了。

    本来一夫一妻制,在普通人接受,是在皇帝身上,是有

    再加上身的朱厚照顽劣不堪,每不喜读书,反倒喜欢遛狗斗机,不务正业,跟本君的

    ,这跟弘治皇帝的溺爱有关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个儿,弘治皇帝每次教训朱厚照的候,莫名的软,跟本舍不教育朱厚照,因此养了朱厚照乖戾的幸格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一,朱厚照让刘瑾捉弄老师,结果被杨廷给逮个正,告到了朱佑樘

    本打算狠狠教训一顿朱厚照的弘治帝,在到朱厚照满脸的委屈觉的软了来。

    在这件被朱厚照给糊弄候,上突了一块巨的屏幕,金瑟的字体照耀,吸引了有人的目光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