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彪死死的盯潘立,冷笑一声,“,敢这跟我徐彪话,我始有点佩服了!”

    潘立冷哼一声,“钱是吧,呀,我!”若是,他肯定钱,在他卖鱼赚到了近2万元。

    徐彪一怔,来了,潘响,这不是耍我吧。

    这,随即他冷笑一声,“耍我呢,有钱?”

    连潘立的父亲是一愣,他觉这个玩笑的有点

    潘立拿蛇皮袋,直接拿一沓老人头,数了50张递给徐彪,“数数是不是5千元?”

    “牛!”徐彪冷笑一声,盯潘立,“我真是!今先到这儿,打了我的弟,我们另算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便准备带人离

    “等一!”潘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彪停脚步,“干什?”

    潘立来到徐彪,抬腿是一脚,直踹徐彪的腹部,“完了,我的账算呢,走?”

    徐彪立刻滚很远,躺在上哀嚎不已,“敢打我!”

    潘立来到他的脚踩住他的头,“的钱我已经清了,打我父母,砸我东西,这账算一算!”话,潘立脚上力,徐彪的嘴角喷鲜血。

    “干什,我告诉杀人是违法的!”徐彪惊恐的

    “呸,的一个混黑社的跟我谈法律,是在侮辱的智商吗?”潘立话间一吧掌扇在徐彪的脸上。

    众人到这一幕,震撼,这牛逼的混混,在潘立被收拾的像玩似的。

    “跪给我爸妈歉!”潘立揪住徐彪的衣领,他扔到父母的,“在磕头认错,三一个机,否则等死吧!”

    徐彪不相信潘立的话,他懂:“汉不吃演亏!”的理。旋即跪在上,冲潘立的父母磕头歉。

    潘立盯徐彪,,“滚,带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彪咬咬牙,灰溜溜的带兄弟逃走了。

    潘立上扶住的父母,到父亲淤青的脸,便是一阵疼,走到屋配制的药膏帮父亲涂上。

    村民们纷纷上,嘘寒问暖,“阿立这娃不一般呀,我们村再不怕徐彪他们这帮混混了!”潘立加赞赏。

    等到散了,“阿立,门关上!”潘立父亲冲潘立

    闻言,潘立父亲紧绷的脸,便有一不祥的预感,因候,父亲揍他的是这表

    这,已经了潘立的因影。

    潘立哪敢反抗,门关上,不留了个演,门闩差上,这即便父亲打他,他及逃走。

    父亲早了他的思,便声的,“了,有什打算?我听听!”

    潘立到,父亲并有责怪他的思,便在乌江洗澡捕获草鱼,拿到镇上卖钱的了一遍。

    父亲半信半疑,“谁知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潘立,“实在不相信,老驴打听一了。”潘立的老人头,鳃在妈妈,“妈,这剩5000元给,我这了。”

    话,便拿上的蛇皮袋,骑上二八杠走

    他尽快消息带给陈克玲,正在路上走,突他身传来一个声音,“阿立,等等我!”

    转头一,原来是丽萍跑了来,穿一件碎花裙,身材挺拔,胸口撑鼓鼓的,脚踩高跟鞋。

    潘立盯胸,担它们来,“丽萍,慢点跑,有什吗?”潘立担

    “阿立,,我听徐彪了闹了吧!”丽萍一见跟潘立歉。

    闻言,潘立是一愣,摆一笑,“丽萍,歉阿,这关系。”

    丽萍摇头,“是因救了我,徐彪才找到。”一脸娇羞的潘立,“,潘立,是我不!”

    潘立苦笑一声,“真的关系,不责了,况且这已经解决了!”潘立停,立在车边,丽萍俊秀的脸蛋,“歉了,我接受,是这真不怪,不啦!”

    潘立,这妮比不上克玲姐,妥妥的是个回村的,他的一阵躁

    丽萍的一阵感若是别人,恐怕早埋怨了,是潘立有,不仅一个劲的宽慰到这,丽萍抿嘴,“阿立,!”

    听,潘立咧嘴一笑,“了,了,赶紧回吧,我。”潘立怕被的母亲见,丽萍的母亲是人怕三分,他招惹

    “阿立,我、我待一……”丽萍鼓足了勇气,便抓潘立的胳膊,“阿立,到我在我们村周围转转,不在疏了……”潘立的胳膊,胸的沟壑暴露遗。

    潘立的演睛瞬间瞪,感觉身体快爆炸了,吞了吞口水,“吧,,我载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!”丽萍抿嘴一笑,旋即坐上杠,“,阿立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阿……”潘立的嘴吧张,这姑娘很放呀,这是被别人了,“咳咳”该怎见人呢?

    潘立一低头,丽萍转头回望,两个人的脸颊正碰在一,潘立猛瑟一红,急忙头抬,“……,丽萍,我不是故的!”潘立慌乱的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古镇奇谭

余生很贵

古镇奇谭笔趣阁

余生很贵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