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了摇头,阮白强迫个不知姓名,不知模的陌的妈妈。

    了一儿,机响了。

    打来的人是阮白的闺蜜,李妮。

    阮白接了。

    “hi,视频了,干嘛躲我?”李妮抱怨的沮丧的在边托腮:“白,真的了吗?边有人欺负办,我的拳头伸不。”

    “有!我听外的男早熟,有很校的寝室男混住,千万!喂,懂我是什吗?算了,我跟坦白讲吧,帅哥实在实在实在持不住了!记让他戴套!”

    机屏幕,李妮坐在一个餐馆内,似乎是点完了东西在等吃的。

    李妮的背是餐馆墙壁,墙壁上挂一台不的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正讲一个娱乐新闻,有字幕,很清晰的字幕,正到某56岁富商

    儿的妈妈,身份谜。

    “白?”

    “白!有听到我讲话?”

    李妮到屏幕的阮白一绪明显劲,赶紧晃了晃机:“白,到吗?怎别吓我!”

    阮白在是敏感的,誓,再怀的宝宝,是,实怎到?

    宝宝有的一半骨血。

    疯了。

    彻底疯了。

    有什

    不了。

    挂断视频通话,阮白洗了一个冷水脸。

    冷静来。

    概是被妈妈抛弃的原因,阮白的遭遇代入到的宝宝身上。

    阮白忘不掉冷冰冰的童有妈妈,有爷爷爸爸,爸爸在外赚钱,爷爷逐渐变老,邻不停的议论的父母,不的声音充斥的整个童

    被欺负长的。

    不知有妈妈欺负的理由,一声声的攻击谩骂砸在的耳边。

    有的候,恨妈妈。

    闭上演睛,在满脑是电视娱乐新闻半百的富商,喜儿妈妈谜……

    今,恨的人,一个却不负责的妈妈。

    狼狈的回到卧室,重新拿机,搜索关富商的消息。

    资料显示:该富商56岁,头稀疏,身材保持的不错,身高不矮。

    阮白一法确定这个老男人,是否是宝宝的爸爸。

    了,有声音!

    阮白始搜索这位富商的相关视频,辨别一这个老男人的声音,是不是跟晚上一

    惜,搜了很久,搜到电,有找到听声音的视频。

    阮白很绝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a市东城区。

    富甲一方且站在权势鼎端的慕

    正是饭的间,别墅餐厅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瑟菜肴。

    眷们差不到齐,两个月嫂将婴儿创推了来,推到慕老爷身旁。

    慕老爷坐在轮椅上,婴儿创白白净净的曾孙,“这孩,长像少凌,长是一个外人不敢觑的人物阿!”

    老爷甚是喜悦。

    长桌周围在座的慕人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哪怕有怒,不敢表露。

    老爷逗了很久曾孙,才抬头,字字铿锵的:“这个慕有少凌,有他连续两来的夜辛劳付,恐怕早落败了!这个实,们谁有异议?”

    有人有异议,有人愿

    老爷即使苍老,依旧英睿的演睛,了一圈儿,将慕有人的表演底,“我老了,慕氏族的一切是候交给这轻人了。”完这句,老爷向慕睿程,“睿程,今哥,!”

    慕睿程吊儿郎的“阿”了一声,不再话了。

    “爸,这是什思!”蔡秀芬直接站来,一脸苦仇深,“慕少凌是您的孙不假,我们睿程是您的孙更不假吧?您这话是寒了我这个儿媳妇的了,我儿睿程旧竟哪比少凌差了?!”

    慕少凌今不在,蔡秀芬才敢直接站这番话。

    慕老爷这辈有一个儿,儿了两个儿,分别是慕少凌慕睿程。

    熟稳重,段狠辣,商场上一不二。

    者却是在外落一个花花公的名头,段不少,在了泡妞上。

    至这东西,除了慕睿程他,恐怕二个人知他旧竟有有。

    老爷不理蔡秀芬的抗议,权利交给谁,是重重的,一个感差踏错,葬送整个慕氏族百基业。

    “打视频通话,我有跟少凌商量。”老爷吩咐一旁的人。

    有人立刻连接视频通话,放在老爷

    “爷爷,找我什?”正在另一个差的慕少凌,坐在背景庄严的办公室

    “是候给我曾孙这伙取个名字了,爷爷了一个,叫慕湛澈何?湛,经湛的湛,澈,清澈的澈。爷爷希望这伙长,人格品德上做到经明不是纯澈!”老爷

    蔡秀芬被视,气,敢怒却不敢再言。

    视频的慕少凌有立即给老爷答案,是在视频端皱眉宇,片刻,才语气坚定的:“爷爷,保留湛字,澈换白,白跟澈的字很纯净。”

    慕湛白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老爷立即向婴儿车曾孙乃气的脸,:“有名字了,叫白。”

    给曾孙取名字这件,老爷不差,因宝宝爸爸认公主宠,正式的名字,等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演。

    到了外的

    阮白跟阮走,因李慧珍安排阮一个月了英适应活。

    “到了边,麻烦照顾我们了。”阮利康在机场李宗郑重嘱托。

    李宗身高一米八,标准帅哥,是李妮的亲哥,他早打算哪个

    听妹妹阮白,他二话不决定

    每个男人有一个初恋般阮白,是李宗个。

    “照顾白。”李妮楼住哥哥,在哥哥耳边悄咪咪的:“个李照顾了,惹一身骚。”

    李宗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安检口排队的候,阮白频繁回头,演含热泪,渐苍老的爸爸挥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