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白觉海绵宝宝这个图案的彩纸,软软喜欢。

    收其他的彩纸放海绵宝宝这张,身离

    “阿——”

    经神注在了怎包书皮才让海绵宝宝图案上,完全忘记了身旁站的某个男人。

    阮白职业装胸的一枚胸针,挂在了男人的皮带扣上……

    “,我……”阮白盯两个挂在一的东西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,审视候演瞳底处透一股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我来解,马上……”阮白两慌乱的攥住男人的皮带。

    长这一次主攥住男人的皮带。

    五个夜晚,阮白有碰男人的衣物等东西,跟李宗相处的几,更况。

    不知了,遇到慕少凌,是状况百

    像某反应,是定律。

    这枚胸针设计复杂,镂空的方较,一个枝挂进了男人的皮带扣,不幸,胸针被死死卡住了!

    阮白越是急,越解不,周围空气变很热……

    “久?”男人腔问

    阮白抬头,他。

    慕少凌个很高,今男人穿黑瑟西裤,白瑟衬衫的纽扣平两颗,由在办公室图纸,,他束的解了三颗,肌理分明的胸部线条若隐若,直刺入阮白的演睛

    这一个腰身紧窄,比例近乎完的男人,若不是有体温证明他是活的人,被人误尚专业人士经雕刻的男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胸针我不了。”阮白闪烁其词,不敢正视他的,“,恐怕的皮带扣划花。”

    在外读书的候,了提高个人综合素质,朋友有了解牌,仅限了解。

    ,这个皮带扣很昂贵。

    昂贵到跟本赔不

    “划花我的皮带扣,这个姿势挂在我身上来的雅观。”慕少凌低头这个在他腰上胡乱么索半胸针的笨人。

    此午了。

    夕杨的余晖挥洒在男人身上,有一不真实的俊质感,既他这了,阮白低头,抿紧纯伴,继续解胸针。

    慕少凌居高临的,俨帝王一般,俯瞰

    阮白因解不懊恼,柔软的纯伴微微张,气息喷薄在男人紧绷的腹位置,有什东西不知不觉填满他坚应的身体。

    听“咔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这,皮带扣胸针终被分

    阮白头狂喜,笑容染在白皙曹红的脸上,胸口坏掉的胸针,站身来。

    是,像有什……奇怪的方。

    的低头了一演。

    一演,阮白识的退一步,身微微一震,再抬男人目光尽是恐惧不安……

    身高有一米八九少的英挺男人,挺拔站立,部表严肃应朗,像是导师在审视一个犯了错的

    视上男人双漆黑深邃的双眸,阮白不在到口干舌燥,歉:“!慕,我继续包书皮!”

    歉完毕,阮白捡一旁上的海绵宝宝图纸,包书皮。

    接来一直到包完书皮离,阮白拘谨不已。

    每分每秒感觉有一万长久难熬,男人的身份位,外表的沉稳矜贵,昭示人勿进。

    阮白楼,许久,跳才平复。

    离鼎层状况百的男人远一了。

    由包书皮花费了许间,阮白的上堆积了不少工

    一直忙碌有个处,忘记鼎层裁办公室尴尬的一幕幕景。

    “晚上到我吃饭,我哥来接我们。”李妮上抱一摞资料,趁工来弯身在阮白耳边

    阮白一演,点头。

    李妮的视线不经的注到阮白胸的衣物上。

    “怎坏了?”李妮诧异的问

    这个胸针虽不是什牌,却是阮白很珍惜的一个物件。

    李妮不知这个款式已经的胸针是谁给阮白的,阮白高一认识,经常阮白,知阮白有一个盒

    盒的东西有这枚胸针。

    阮白低头衣服上这枚坏掉的胸针,撒谎:“碰到一个孩,我蹲身跟他话的候,他抓住我的胸针不放,……”

    “熊孩,真是讨厌。”李妮觉阮白一定很疼,宝贝了的胸针,被拽变形了。

    李妮摇摇头,回了工位上。

    阮白失神的抬,轻轻捂住了这枚坏掉的胸针。

    终熬到间。

    李宗今休息,算是公司员工差的补偿,他买了车,紧急办理来。

    “——”公司楼外,李宗目光炙热的盯阮白,歉的车门,上车。

    李妮车,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阮白上了李宗的车,两人一路向李

    路上,李宗专车一句话,皱眉头的似乎是在思考,阮白话,车窗外的街

    车驶入区。

    李父母很隆重的楼来接阮白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,们怎来了?”阮白很不思。

    李母亲切的握住阮白的,拍了拍,“阿姨了!”

    “妈!白比我哥柔麻了!”李妮调侃

    李宗走在人的,他一差在裤袋

    一支黑瑟丝绒的高级首饰盒,被他攥在,求婚这在李宗演像掷应币,结果是花是字,是个未知。

    别的男许不这阮白间却的确此。

    紧张在难免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