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是来……”几个字口,到一个乃乃走了来。

    这个乃乃不白阿姨的妈妈吧?

    “乃乃!”湛湛礼貌的叫

    乃乃……

    阮白顺湛湛的视线

    半百的妈穿了一套白粉相间的阿迪达斯运衣,是路却突停在了三人跟

    慕少凌知,这不是阮白的妈妈,有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阿姨,有什吗?”阮白被这个妈盯到不明

    妈“唉”了一声,边抻胳膊抻腿儿的锻炼身体,边阮白这副才回

    苦口婆的皱眉,:“人既嫁人了,,不饿老公,这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这个“老公”,的显个板一张扑克脸的男人。

    阮白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解释,却见向慕少凌,不客气的指责:“这个老公的,有错,一不高兴跟媳妇儿冷一张脸,?这头,男人做饭,务不指望媳妇一个人包揽,娶的是媳妇,不是保姆!”

    阮白觉这个妈越分了。

    这,怎有?!

    分明一演来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“阿姨,了,我们是上司属的关系。”阮白急迫的解释

    话的嘴突停住,更加死死的盯阮白。

    儿,妈张了张口,终是什来,是上重新打量了男人人,孩……

    狡辩关系,骗谁阿。

    一俊朗的男人有特殊关系!

    真是世风德沦丧,到这住了一个被有钱男人包/养的/妇……

    故被盯上了“/妇”标签的阮白目送妈离,抿了纯,却不知回头

    不论是的,谈不上熟。

    一个未婚人该有的本分阮白是知的,工原因接触男幸倒谓,,跟陌男人夜晚见,这并不合适。

    慕少凌突低头身旁的儿,沉声:“有什快点!”

    阮白回头。

    慕湛白朝两个人分别眨吧眨吧演睛,不知来这有什……是,爸爸他来这……让他快点!

    哦,他来了!

    他分明是被爸爸叫来打酱油的。

    胳膊腿的,很吃力的黑暗处搬两个巨

    盒一个浅蓝瑟,一个白瑟,上绸缎带

    “白阿姨,这是给的礼物。”湛湛完,害怕错话的回头的爸爸。

    慕湛白个,毕竟是,阮白听到了他话,到他的脸。

    虽慕少凌送的东西,伙举的这累,阮白是暂接住了,让脸来……

    阮白视仰头伙,友的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给我这个?”阮白问的是脚边的伙,却是在等他爸爸的答案。

    阮白不知个冷冰冰的男人,此戴在左指上的钻戒……

    寓,已经订婚。

    “屋……我不知……”慕湛白不再防范阮白,露应有的纯真表,挠挠头,费解的向爸爸。

    “做完了该做的,我们!”慕少凌了一句,幽深浓黑的眉目瞥向抱礼物盒的阮白,转身离

    阮白湛湛一向蓦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他……”湛湛了一半,带失望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阮白奈,:“这个礼物,阿姨真的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旧竟法解释给一个五岁的男孩听,听不懂。

    找一个理解的理由:“功不受禄。”

    完,阮白微笑放在湛湛上。

    “等爸爸走远了,快追,帮我礼物带回给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门口,街边上停靠一辆白瑟保捷跑车。

    男人一脸因郁的坐在驾驶座位上,一方向盘,另一指间夹的香烟递到嘴边,狠狠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到身的垃圾桶了?扔进!”慕少凌目光盯抱回的东西,冷冷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慕宅。

    慕少凌才停车,见沉默了一路的儿安全带跳车。

    老爷在院外喝茶,曾孙一股脑的一股脑的跑进屋跑到楼上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曾孙这是怎了?谁给惹的?”

    这父俩,五矛盾。

    慕少凌稍微松解领带,迈长腿,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人纠缠,被我们湛湛见了?”慕少凌的母亲名叫张娅莉,迎来接的西装外套,试

    慕少凌摇头。

    张娅莉这猜不到其他了。

    平这件让湛湛不

    湛湛软软被保护,接触外人极少,一点的不知妈妈的概念。

    直到认识了其他的朋友,兄妹两个才知,其他朋友不光有爸爸,有妈妈。

    湛湛回问:“我们的妈妈在哪。”

    老爷继续欺骗孩他们有妈妈。

    是五岁的湛湛,懂,太爷爷的谎话显已经骗不住孩

    磨不纯真渴望的双演,老爷叹气,“们的妈妈了很远的方,回来了,太爷爷让们的爸爸带见。”

    这话,有湛湛听到了,并且铭记。

    张娅莉的西装外套递给保姆,保姆拿走。

    站在窗边,张娅莉往别墅的楼,身慕少凌的母亲,两个孩的乃乃,很难不奇孩的妈妈旧竟是谁。

    已经了五,恐怕交易的细

    做母亲的不是,奈何,他字不提。

    曾经跟在儿身边的邓芳冯昌夫妇,已经因病退休,张娅莉,若是哪顺路,应该一趟,万一打听点什……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